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ytxinggong2008的博客

 
 
 

日志

 
 

【转载】“钓鱼岛问题留给后人解决”是不负责任的托词  

2013-06-04 08:0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鱼岛问题留给后人解决”是不负责任的托词 - 美丽 - 美丽的博客
 
“钓鱼岛问题留给后人解决”是不负责任的托词 - 美丽 - 美丽的博客
 
2013年6月1日,在新加坡举行第12届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中国军方代表副总参谋长戚建国提出: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始终坚持将问题留给后人解决的态度;但时隔一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则再次大放厥词,狂扇某人耳光称钓鱼岛问题“原本就不存在领土争议”,“根本不存在搁置争议的问题”。

           
           先不说日本官房长官的说辞对与否,咱先说说咱们自己。副总参谋长戚建国在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上说:钓鱼岛问题留给后人解决。乍一听来,这话很耳熟,貌似是邓老人家说的吧!重复老人家这话也许一点没错,但关键是:在钓鱼岛问题取得进展的情况下,这种令民众丧气若此的话不应该有保家卫国的军人高官说。同时,也是一种不负责任,不作为的托词。

           后人解决?是留给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解决呢?还是留给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解决呢? 觉得这样让军人黯然失色,应该遭到广大民众的炮轰。

         
           有时候你不佩服小日本还真不行:看看大放厥词的日本人怎么说?你就明白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啊!不知道抗倭名将戚继光后代的戚副参谋长听了日本官房长官的讲话脸红不?反正大菜刀脸是红了。

            日本爱惹是生非,的确很麻烦。但从某种角度讲,未尝又不是件好事。中国周边多些强硬的国家,特别是有领土纠纷国家强硬,有利于事情的曝露和解决。原本许多应该放一放的棘手事情都提到了日程上来,避免了把难题都留给后世子孙。如: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关于领土的问题,别的国家强硬,中国政府也没有多少退缩的余地,这大大的压缩了汉奸的生存空间,至少不是某一个集团某一个人说了就算。有利于这些棘手问题的解决。也就是说,一旦争斗的双方各自都亮了底牌,就没有多少回旋余地,倒逼你政府不得不作为;
   

              再者,周边多些强硬的国家,逼迫你不得不积极应对。比如,日本发展个轻型航母,那我们就要发展辽宁舰,下一步还要发展核动力航母。就像以色列生活在中东阿拉伯人的包围圈中,因此,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发展的问题,丝毫也不敢怠慢。主要是一旦停止了发展,让周边国家超越,自己就减少了生存空间。我们虽然不希望自己像以色列一样生存,也没有可比性,但一旦有生存上的压力,那促使我们一定会奋发追赶,直至超越;

              第三,由于中国人有小富即安的劣根性,因此,周边多些强硬国家能时时提醒我们,不要自满,不要忘乎所以,周边的敌人还在虎视眈眈呢!如果中国周边到处都是一片歌舞升平和谐的景象,那我们容易迷失方向。当和风吹的举国醉的时候,周边强国时不时会把你一耳光打醒:不信,看看菲律宾以大欺小的丑恶表演你就明白了。而且,你还得忍气吞声。故此,这也教育了我们。只有强大,更强大,才能不被欺负,不被侮辱。这一点美国已经给我们树立了标杆,我们一定要缩小中美之间的差距,这样做不是要征服美国,而是要不被美国再羞辱;

               目前,中日钓鱼岛争斗已经进入了一个关键阶段。谁能挺得住长期的持久战,谁就可能会是胜利者。在这一点上,相信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相信中国军人。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60/95/30/6_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